吉米·卡特专访

这位第39任美国总统回顾了与中国建交的40年,并为人类的和睦提出解决方案。

作者:周柳建成

吉米·卡特让自己成为第一位后总统时代的总统。

离开白宫之后,通过维护自由选举,兴建保障性住房,传递有关心理健康的公共政策,几乎根除几内亚蠕虫病,以及确保包容性繁荣和社会正义融入我们的集体良知,他和罗莎琳·卡特把他们的政治遗产扩大到成为全球公民与人权的维护者。

事实上,他们的工作在今天影响至深至广,而不仅仅是受过去总统职位荫蒙的空洞纪念碑。卡特中心和为它工作的了不起的人们,他们生动地实践着忠诚和道义领导力。

但我也记得吉米·卡特在椭圆形办公室取得的成就:他和邓小平同是建立现代中美关系的建筑师,并利用这个人类大家庭中十多亿人的才能推动人类进步。

去年我40岁生日那天,我在他父母在佐治亚州普莱恩斯建的房子里第一次采访了他,我离开时的感觉是,和平是有可能的。但在中美建交40周年之机第二次采访他之后,我惊觉如果要实现和平,这两个国家——它们的领导人和它们的人民——就必须仿照这两位开拓者来采取行动。

以下对话于2019年1月18日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卡特中心录制:

周柳建成:我昨天第一次听说,您的生日和中国生日是同一天(1924年10月1日),但按官方年龄您年长25岁,是吗?

卡特总统:(笑)是的。

周柳建成:这让您成为一个伟大的文明。

卡特总统:邓小平认为这非常重要,命中注定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着同一天生日。

周柳建成:在您的生命中,命运以多种美妙方式发挥了作用,虽然您将永远和1979年的事件联系在一起,但其实您和中国的故事早就开始了——您童年时曾每周捐5美分帮助建设服务于中国孩子的学校和医院。是什么让您在那时就对地球另一边的那个国家感到着迷?

卡特总统:我是虔诚的基督徒,浸礼会基督徒,我们的头号英雄是为了浸礼会前往中国的女性传教士们。每当她们回国后访问我们的教堂并和我们谈起中国时,大家都非常激动。当时我只有5岁或6岁,传教士们问所有年轻人,是否愿意每周捐5美分用来建设帮助中国孩子的学校和教堂,对此我感到非常骄傲。当邓小平和我在白宫宴会上会谈时,他问我是否有什么愿望。我说:“好吧,我希望我们可以恢复在我孩童时曾经有过的与我们传教士及基督教的关系。”他说:“你具体想要什么呢?”我告诉他我希望中国有信仰自由,允许分发《圣经》,并让美国传教士回来。然后他说道:“哦,这倒挺意外,我明天会给你答复。”第二天早上,他告诉我:“我仔细考虑过了,我们会修改法律,确保中国的信仰自由。我们将会允许分发《圣经》,但传教士不行。”他说,在我童年时美国派遣的传教士自视高中国人一等,他们傲慢,并且还试图改变中国的文化。自那以后,中国成为全球基督教发展最快的国家,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我认为全球最大的《圣经》分发者也在中国,所以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周柳建成:他没在凌晨4点给您打电话吧,就像他之前为交换留学生那样?

卡特总统:没有,事实上这次我们是在早餐时见面的,我想他前天晚上和布热津斯基博士一家共进了晚餐。

周柳建成:我登录谷歌并输入“吉米·卡特”和“邓小平”,然后就出来这些照片。你们两位的亲密程度非同寻常,那些照片有握手的,有十指紧扣的……

卡特总统:还有拥抱的。是的,我和邓小平,邓小平夫人和我妻子罗莎琳之间都有着很好的关系。甚至邓小平和我当时年仅12岁的女儿艾米之间都有很好的关系。我认为在全美国,我们两国开启新关系的理由为美国人民所接受,顺便说一句,这种变化得益于邓通过他的个性展示出来的热情洋溢的友情。他诙谐开朗。虽然身材矮小,但在精神上,在对待美国人民和亚洲和平上,却是一个非常强大和伟大的人。

周柳建成:很难想象在如今的气氛下能发生这样的事。您是否认为中美关系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

卡特总统:最亲密的友谊可能已经过去,但我认为,为维持和平和经济发展,地球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就是美中关系。我相信当双方都重拾逻辑后,两国人民和领导人都将意识到,这是至关重要的关系,并且必须被保护好。我认为,互相尊重、不干涉彼此内部事务,并且不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对方,将在未来获得重视。

周柳建成:与历史上的美国总统相比,您创造的最伟大遗产非常独特。您在2002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就是明证,它肯定了您作为全球调解人的贡献。你将如何“调解”美中关系——不仅仅是贸易战,而且是更加根本性的观念?

卡特总统:我将在今天上午的论坛上进行探讨,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做我在总统任上所做的事。我们当时和日本关系非常不好,我们不久前打过仗,并且美国的产业当时正在转移到日本。不仅仅是服装、鞋子和衬衫,还包括汽车和电视机,都从美国制造商转移到日本制造商,它们再把商品以有利于它们的合理价格卖回美国。很多经历过战争的美国人都讨厌日本,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团队,由日本首相和我各指派三个我们所说的“聪明人”。他们都是双方优秀的政治家,这六个人在东京、夏威夷和华盛顿秘密会面。我们从来都不给他们任何公开曝光,他们就难以避免的分歧向我和日本首相提出最好解决方案。我希望如今美国和中国也能这么做。双方各派出三个优秀的、对维护和平及和睦抱有极大热忱的人私下会面,并给出建议来令两国领导人和解。我将给特朗普总统写信,建议他建立这样一种关系,并且我也将要求习近平同样这么做。

周柳建成:您不只是过去的领袖,也是当代和当前的领袖。卡特中心正创立新方式,将中国和美国的专业人士聚拢在一起,来解决卫生负担最重的非洲的卫生需求。这将如何发挥作用?

卡特总统:我们2012年在北京的论坛上启动讨论,然后2013年在这里(卡特中心)继续跟进,我们迄今每年都在两边来回推进,促成一批杰出人士和学者及政治家会面。我想,我们如今看到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以一种非常壮丽的、好强的、有效的方式和小国打交道,比如非洲的那些国家。美国,特别是卡特中心,在过去近40年时间里也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我们可以继续探索想法的领域,美国和中国、中国人和美国人可以一起来评估非洲国家和平或经济繁荣所面临的问题和需求,并且双方不应竞争,而应展开合作。我和很多非洲领导人谈过,他们不希望被卷入争执、被迫选择美国或中国作为主要恩主,如果他们知道中美可以和睦合作,这将令他们中的很多人如释重负。

周柳建成:您希望美国的年轻人了解中国的哪些情况?您又希望告诉中国年轻人哪些美国的情况?

卡特总统:昨天我在已经执教37年的埃默里大学和国际学生会面,我回答了在场约100名外国学生的提问。他们中30%是中国学生。在美国,中国学生的数量超过任何其他国家,过去40年来有数百万留学生来到美国,在我们的国家学习。我们也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从这里前往中国。目前,我们有五万美国学生在中国大学学习双方的文化。我认为,这是一个善意的,了解、理解我们两国差异的宝库。而这也显示了我们两国共有的侧面:和平和经济繁荣的意愿,以及作为优先事项的我们两国各自公民的福祉,还有全球各国公民的福祉。因此,我认为学生交流是未来的重要方面,它确保我们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和睦、和平相处。

周柳建成:您警告说,如果误解和误判持续下去的话,“现代冷战”并非不可想象。您曾在冷战期间担任美国总统,您看到了哪些相似性?

卡特总统:那时,我们和潜在的军事超级大国苏联斗争。我们还在全球几乎所有的小国以及一些大国和苏联展开竞争,争夺影响力和贸易利益等。这就是我们在卡特中心所要极力避免的:在处理与全球其他国家——所有182个国家——关系时美中之间不断争夺。我希望这可以被当作将美国和中国团结在一起的方式,而不希望引发可能导致冷战重演的令人不快的竞争。我不认为这(冷战)将发生。我认为,如果双方有更加理性的国家元首,我们就会看到两国只会有一小群人仍记得我们彼此为敌的越南和朝鲜战争,就像我们对二战中的日本。他们将明白,于事有益的是超越少数持不同意见的敌对群体,让多数人民和理性领导人确保我们将来是互相尊重的朋友,而不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对方的文化和政治,同时积极探索我们作为朋友合作帮助其他国家的方法。

周柳建成:总统先生,非常感谢您接受采访,感谢您和夫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卡特总统:非常感谢这个很棒的采访。期待未来再次见到你,那会很荣幸。

您可以在此在此收听周柳建成与卡特总统的对话